新闻资讯
杨澜:大女生走四方,迎接更大的世界与格局
发布时间:2021-05-15 00:00
  |  
阅读量:
字号:
A+ A- A

当看到杨澜走进采访间时,一股强大的气场迎面而来。她身着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背带裤,优雅、干练、知性集于一身。在《杨澜访谈录》创办20周年之际,今天角色互换,杨澜将作为受访者,与我们展开一场独家对话。

女性应该自己定义所谓的“女人味儿”

前段时间,杨澜再次受邀主持《乘风破浪的姐姐2》决赛之夜。在去年的成团夜上,她一句“女人味是谁来定义的呢?”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和关注。这次访谈,杨澜也给出了她心目中的答案:“女性应该自己定义所谓的女人味儿。针对于女人味儿,其实我们看到的是背后长期社会意识形态所形成的一些刻板印象。似乎女性形象被固定在了一个乖巧、谦虚、被动、温柔、可爱,去取悦于别人的一种形象,我反对的是这种女人味儿。”她认为,男人可以有的模样非常具有包容性和丰富性,但是女人味儿却是很狭窄的定义,这就限制了女性对于自己未来的想象。所以她希望女人有权利定义自己的女人味儿,为自己的未来拓展更多可能性。

今年她又在节目上提出了“大女生”的理念,就像节目中的30位姐姐一般,她们展现着大方、大气、大胆的风采,勇敢走出自己的舒适圈,迎接历练。“大女生”即像竹子一样,自强不息顶天立地,又如流水一般,利万物而不争,在面对不同困境和压力时,她们始终无所畏惧,勇敢向前,不负热爱,向阳而奔。杨澜一直倡导“大女生走四方”的理念,她希望当今女性可以拥有更大的世界与格局,更大胆地去挑战世俗的偏见,突破自己的局限。这很像《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的初衷,关注女性,鼓励女性勇敢追梦,摆脱年龄束缚,打破标签定义,勇敢出发,彰显成熟女性的坚韧与魅力。也是基于理念上的相同,杨澜连续两年主持了《乘风破浪的姐姐》决赛之夜。她认为节目中的姐姐们在很大程度上集中体现了这个时代不同年龄段的女性都有这样的勇气去突破刻板印象,突破瓶颈,勇敢地展示自己,并且为此不断付出努力的精神。而成长为“大女生”也恰恰需要这种精神,就是不惧怕流言蜚语,甚至为此承担成败的结果。

杨澜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2》决赛录制

近几年来,社会女性意识不断觉醒。从2020年开始更为明显,在文艺领域有像《乘风破浪的姐姐》,《三十而已》等一系列作品,加上社会上各种讨论等,其实都在指向女性独立的价值方向。早在2016年,杨澜就创办了天下女人研究院,到后来还有相关的节目和天下女人研习社APP。关注女性权益与成长这件事,她一直在路上。虽然社会各界都在努力倡导男女平权,但实际上女性的困境和焦虑依旧存在。这种困境的打破,是需要一个长期改变的过程。通过法律的手段或者是政策的方式去提倡性别平等,或许只需要一夜之间。但是社会意识形态与文化的改变,包括女性自我定位和自我认知的改变,却需要一定的时间。用一百年对抗着几千年养成的一种习惯,形成的一些秩序和默认,当然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杨澜认为首先女性要有自我觉醒:“我们女性要认识到人生不仅仅是这一种样子,还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这种觉醒和意识本身是具有很强大的力量的。”

就拿杨澜自己的人生经历来说,她的这种“自我觉醒”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在她的家庭教育中,父母给她的成长环境是充满开放性的。她小时候就不同于那种乖巧文静的女孩子,喜欢爬树、玩土,父母从来没有表示过异议。同时,他们也鼓励杨澜读书,告诉她在这个世界上无论男生还是女生,最终还是要有真本事,要凭真材实学。所以她会很努力地读书,对于女性的偏见,也敢于说出自己的见解。比如上学时她就很反对老师男生聪明女生笨的这种说法,包括后来中央电视台到她所在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去招主持人的时候,当时制作人也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很乖巧可爱的女生来作为男主持人的搭档,杨澜当时就站起来问:“为什么中国的电视上不能够出现有主见的女主播形象,女人就没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吗?”这也让制片人看到了她的与众不同,使得她被选拔到了中央电视台当主持人。

但杨澜从不给自己的人生“设限”。1994年,从学生走向主持人的她在完成《正大综艺》200期制作之后,跨越太平洋去了美国,攻读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传媒硕士学位。 从一个央视当红的主持人,一夜之间放弃了自己的“铁饭碗”,杨澜在不断打破自己的舒适圈。留学回来后,她又创办了中国第一个高端访谈节目《杨澜访谈录》,创立了阳光媒体集团。在她职业发展的过程中,不断会有质疑的声音:比如一开始当她做主持人的时候,有人就说女主持人就当花瓶就好了;当她想做一个独立制作人的时候,别人又问她为什么不满足于做一个主持人,是不是太有野心了;当她再去创业的时候,又有人说女人谈钱不好。这种对于女性的偏见和刻板印象,是会体现在每一位女性生活当中的,杨澜也不例外。但她始终带着一种所谓的“不服”来贯穿自己的职业生涯,她希望能以自己的经历来鼓励更多的女性去突破自我:“如果不试,你怎么知道结果?如果你试过了,觉得自己更适合做其他事情,那完全没有关系,这是你自由的选择。但是最害怕的就是你连选择和尝试的勇气都没有。”

杨澜创立了“天下女人研习社”APP

谈事业型女性:“你不必被负疚感束缚一生。”

当然,即便作为一个成功的职业女性,也会被要求成为贤妻良母,成为女超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需要平衡事业与家庭。杨澜曾采访过无数事业有成的男性,他们都会很坦然的承认自己无法平衡事业与家庭,但女性就会责备自己。杨澜并不希望女性被这样的“负疚感”束缚一生,每当有记者问她会不会因为忙于事业对家人有所愧疚,她说有愧疚的地方,但会告诉他们,这是值得的。因为孩子的教育不仅仅是简单的陪伴,还有方方面面。她要告诉她的孩子,人生有各种各样的活法。“女性如果想选择成为在事业上有所追求和有所作为的人,你不必被负疚感束缚一生,你也可以很坦然地面对这一切,说:是的,我尽力了;是的,这是值得的。”杨澜笑着说道,脸上带着满满的自信与淡然:“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应该实现真正的男女平等,这种平等不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也是社会价值和社会文化层面的,是我们对自己的一种接纳和认同。”

在杨澜心中,要想真正实现性别平等,应该从两个方面来努力。一种是整个社会环境的改良和进步,一种是女性自身的学习和成长,两方面都不可或缺。近几年来,女性安全感的话题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像顺风车、货拉拉类似事件不断发生,导致女生越来越恐慌,就连独居洗澡都要锁好门。过去我们对于提升女性的安全感,往往是要求女生不做什么。当危险真正发生的时候,总是有人去责怪女生说不应该去这些地方,或者不应该穿这样的衣服。但杨澜却认为应该教育男生怎样尊重女生,社会应该创造怎样安全的环境让女生在单独居住和行走的时候保持足够安全感。

“所以我很喜欢一句话——你不仅要教育自己的女儿不应该怎样,你还要教育自己的儿子应该怎样尊重女性。”

从女性自身的角度来说,也要有内驱的动力,所以杨澜也一直鼓励女生要有学习和成长的意识。在天下女人研习社,她会亲自为女性解读书籍,带来最新的学术研究成果。同时也会召集各个领域的专家为女性成长提供指南,带来不同的认知或是成长方式的启发。

“著名的管理学家德鲁克就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们不需要去改变我们是谁这件事,但是可以不断的改善我们做事的方式。’这个就是我的一个出发点,我们要有坚定的自我认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要原地踏步。”杨澜道。